新闻中心 NEWS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全球危机下浙江企业如何走出生死局
时间:2008-9-29 17:44:27     字号:
■傅白水

  “今年恐怕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这是温家宝总理在今年“两会”上的讲话。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大省,在通胀的压力下,浙江很多中小企业,尤其是外贸企业,面临着一个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前所未有的“生死局”。

  全省各地不断冒出企业生存危机事件。演绎至今,影响最大的莫过于飞跃集团事件。飞跃一直被认为是“中国制造”的典范,创办人邱继宝低调而务实,2002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  基去飞跃调研,对他的经营理念颇为欣赏,当场戏称他是“国宝”。然而,今年5月底,飞跃突然被曝“资金链断裂”,因欠下巨额贷款,加之债权人逼债,企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尽管,制造业生存境遇不佳是全国普遍问题,但对于浙江这样一个GDP增幅长期保持前列、尤以制度创新为先导的省份来说,这种困局却来得更早、更快、更深。以邱继宝这样的明星企业家况且如此,其余中小民营企业的惨状可以想见。仅今年一季度,台州就发生涉及银行融资的企业关停或企业主逃匿事件28起,危及银行债权2.18亿元,地下借贷的恶性破裂事件数倍于此。

  4月,浙江省公布了一季度的经济数据则更让人揪心,GDP增幅同比回落了2.8个百分点。如果同样考虑今年是闰年增加了一天,那么实际回落将高达3.9个百分点。这在改革开放30年浙江历史上是鲜有的状况。

  全省如此,作为温州模式发源地的温州情况更糟糕。 仅以温州经济实力最强之一的瑞安市为例,一季度GDP增幅回落4.4个百分点,考虑闰年因素,实则回落5.5个百分点。瑞安还是温州相对较好的,其他如乐清、鹿城、龙湾等相比更糟糕。 4月底,温州市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应温州市政府要求,提交了一份他持续一段时间调查企业的一个报告。报告认为,20%的温州中小企业目前已经处于关、停、半停工状态,甚至倒闭。  

   国际与国内双因素导致浙江陷入困局

  为什么前几年经济发展一直保持在两位数以上速度的经济列车,尤其是作为全国经济列车龙头的浙江会突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呢?这要从国际和国内两个层面分析。

  首先,国际因素成为浙江企业陷入困局重要推动因素,在一定程度上这次经济困局是国际输入性危机导致的。

  自去年以来,美国次贷危机诱发了美国经济急速变衰,由此,美国保持的几年经济增长,转而衰变为经济的滞长,甚至是衰退。作为世界经济中心的美国的经济衰退让世界经济深受影响。这对外贸易依存度高达60%的浙江出口贸易行业影响巨大,浙江企业同样遭到沉重打击,导致浙江企业出口迅速下滑,企业产品卖不出去,当然会使企业迅速陷入困局。

  美国次贷危机诱发了美国经济急速衰退,又导致了美元的走弱,而美元的走弱加上国际炒家的炒作,导致了国际石油价格的飚升,国际石油价格的飚升又推动了钢材等能源价格飞速上涨,这样从外围给国内和浙江带来了生产原材料价格的飙升。因此给浙江中小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生存面临着生产成本急剧上升的更加严峻的挑战。

  其次,从国内因素来看,也存在很多不利因素,融资成本、用工成本、出口成本、生产资源成本和节能减排成本都不断增加,导致企业难以生存。

  一是国家信贷政策从紧,银根收紧,企业资金链绷紧提高了融资成本。2007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财务费用比2006年增长了30%左右,企业资金链绷紧,甚至导致如飞跃集团一样的资金链断裂。按照浙江企业的传统运作模式,“企业如果没有钱还银行贷款,就会向民间借贷公司借短期高利贷,等到申请到第二批银行贷款下来后,再还高利贷。”一位民间借贷公司经理程非非说,“当飞跃从民间借贷公司手中拿到钱后,归还了银行的贷款,可是,由于今年以来的银根紧缩政策,银行的第二批贷款却没能如期借给飞跃,这导致了飞跃的资金链断裂。”程非非说,几家民间借贷公司也受到了牵连。

  实际上,随着连续加息和银根紧缩等国家宏观调控措施的深入实施,2007年下半年以来,伴随着信贷资金渐趋紧张,温州民间借贷利率就已经一路高企,2008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监测的数据显示,当月温州地区的民间借贷月利率达到11.77‰,较之上月即去年年底的数据上升0.13个千分点,再度逼近2005年1月的历史高位12.112‰,而将11.77‰的月利率换算成年率的话,就是14.124%,这样的水平已经比目前银行贷款7.47%的年利率高出了一倍,而这仅仅是开始。目前,浙江的民间借贷率最高的已达年利率120%。显然,企业的融资成本提高了几倍甚至十几倍,不但完全侵吞了企业的利润,还有可能导致企业遭受灭顶之灾。

  二是人民币升值因素影响,人民币快速升值,导致外向型的企业利润被人民币升值侵吞掉,如今年上半年,人民币就升值了6%,这就意味着外贸企业利润的6%要被侵吞。由于人民币升值和美元缩水快,结汇时间延长,工业资金链绷紧甚至出现断链,使得企业难以为继。 三是节能减排,提高了企业减污成本,节能减排虽然有利于经济优化和良性发展,但导致部分中小企业面临关停或转型。

  四是新的《劳动法》实施后提高了劳动力成本。由于新的《劳动法》实施,预计2008年企业用工成本大约比2007年上升10%左右。

  五是资源价格快速上升,提高了企业原材料成本。生存空间、市场竞争能力日趋萎缩,经济形势面临着严峻考验。“其中关键一点就是,虽然原材料涨价了,但是很多终端的产品价格却始终涨不上去。现在的问题是,很多企业不涨价是等死,涨价死得更快,而原先温州的企业所采取的低价格、低成本的竞争计划便完全失效了,一些没有实力的小厂的业务被大厂给吃掉了,自然难以生存下去。”周德文如此认为。

  另外,由于浙江企业以劳动密集型的中小企业为主,抗风险能力远远没有大型企业和外资企业强,所以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立即显现出危机来。浙江传统产业的弊端凸显。尽管“低、小、散”为特征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仍占浙江经济增长很大比重,但随着宏观经济环境的变化和竞争的加剧,这些传统产业在国内外压力下的马上面临生存危机。

浙江企业出路何在

  面对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浙江企业如何化解呢?首先,必须加速创新,提高企业产品的科技含量,大力发展高科技企业。

  从政府层面上讲,积极化挑战为机遇,变压力为动力,加快经济转型升级,要坚持“创业富民、创新强省”总战略,必须一手“保稳”,一手“促调”,一方面,立足当前,努力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另一方面,着眼长远,大力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要积极扶持中小企业发展,促进外贸出口稳定增长,发展一批重点建设项目,切实保障市场供应和价格稳定,努力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要大力推动企业改革重组,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进一步加强金融保障、帮扶企业解困、优化政府服务,切实营造良好的经济发展环境。

  如台州市缝制设备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表示,要想突破目前的困境,企业必须“加大产品的研发力度,增加高质量、高附加值产品的比重”。而台州市人民政府出台的政策意见中,也表示对于缝制设备行业,要“鼓励企业开展科技攻关和新品研发”。中国缝制设备网的公开信中同样表示,企业要“激励员工大胆技术创新、管理创新!”。

  尽管众多企业遇到了最困难的一年,但传化集团却在2008年上半年迎来一场丰收,1-5月营业收入62.89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2%,利润总额11.33亿元,同比更是增长了282%。据了解,去年以来,大多数的印染企业生存状况都出现一些的问题,微增长甚至零增长都频频出现,但传化集团下属的传化股份今年1至5月份却增长了35%。“这都源自企业不断的创新,包括技术的创新与管理的创新。” 传化集团与诸多知名高校建立联合实验室,借力高校资源,通过产学研结合,形成企业的技术竞争力。”

  其次,企业外迁或转行,大力发展浙江人经济。

  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面对困局,浙江企业可以进行转行或外迁。利润低的企业可以转到利润高的行业去,本地土地等成本太高,可以迁移到中西部土地成本低的地方去。

  例如在温州投资煤矿的现象在当地已经相当普遍。温州水头镇皮革基地管委会副主任邱殿星介绍:“在全国来说,温州地区出去做矿的是最多的,那么温州地区实际上我的了解是水头的人出去做矿是最多的,那水头人出去做矿的最多,实际上也就是原来做皮的人现在过去做矿是最多的。”温州商会自己进行过一个统计,山西省60%的中小煤矿,经营权掌握在温州人手中,这些温州人经营的煤炭年产量约为2000万吨,占山西煤炭年总产量的4.5%,全国的1%,而这其中大概有三成以上的是水头镇的人在经营的,吸引他们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煤矿开采可观的收益。

  邱殿星说:“做皮的话你一年就是做一个亿的产值,这个利润也只有几百万,开煤矿的话,可能一个月就有几百万的利润,这个相差是很大的。”树挪死,人挪活,通过外迁或转行,浙江的企业不但生存了下来,而且还形成了规模巨大的浙江人经济,从外围壮大了浙江的经济影响和实力。

  浙江人在省外办企业,就形成了浙江人经济。浙江人经济”能为“浙江经济”带来什么的问题上。最直接也是最容易让人接受的是,不管浙江人在哪里,浙江人的根还在浙江。比如,有关数据统计,每年春节前的10天之内,外地通过银行汇到温州的钱,平均每天就有20多亿元。“浙江人在其他地方创造的GDP也是中国的GDP”,“浙江人在其他地方创造的财富也是中国的财富”。2006年底,在呼和浩特举行的浙江省和内蒙古自治区经济发展交流会上,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杨晶一番讲话赢得在座两地干部一阵掌声。他说,内蒙古近几年将新增加3000万亩耕地,可组织浙江农民和农业企业前来经营,从而形成浙江省在内蒙古的“粮食飞地”;浙江供应蒙古国和俄罗斯的边贸产品可以到内蒙古建立加工园区,从而形成“工业飞地”;内蒙古还可以把新的煤矿交给浙江的企业开发,把生产的煤炭运回浙江,从而形成“能源飞地”。

  再次,加大品牌力度,实施品牌战略,使浙江企业由世界工厂走向世界名牌。

  “八十万件中国衬衫只能换回一家波音飞机” 成为我国劳动密集型企业在国际贸易的一个尴尬的写照,但有时我们却忽视了事物的另一面,意大利的普拉达(PRDAD)双肩帆布背包,却能抵得上中国一台长虹34寸大彩电。从国际贸易来看,不在于产品是什么,而是在于生产的产品有无高度知名的品牌。无疑,与意大利经济模式极其相似的我省最能复制意大利品牌奇迹。浙江省十二次党代会报告指出:大力实施标准化战略和知识产权战略,着力培育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的自主品牌,加快推动“品牌大省”向“品牌强省”转变。这样,十二次党代会从发展战略上为我省以科技创新,走品牌之路提供了强大政策支持。

  十四年前,温州召开万人大会,宣布“质量立市”,此后温州制造逐渐走出了信誉危机,靠物美价廉占领了全国乃至全球市场。但好景不长,贸易壁垒、人民币升值、劳动力成本持续上升、环境保护压力不断增大,温州制造一步步下滑,终于走到了今天生死存亡的艰难关头。怎样才能找到温州制造的出路?在这里,自然而然就联想到了美国的两个品牌,耐克和可口可乐。他们都属于竞争最激烈的行业,也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而且他们的工厂遍布世界各地,那么他们是如何取得高额利润,并且始终保持着行业领先地位的呢?答案就是品牌的力量,所以浙江企业要走品牌之路。虽然是劳动密集型产品,但有了品牌,卖出大价钱,赚得高利润,其抗风险和危机的能力自然就强了,自然也可以成为象可口可乐一样成为百年老店了。

 
  上一条: 【乐清】全市“户户通电”工程竣工   
  下一条: 华东欢迎新老客户光临!
 
华东矿用设备有限公司 2008 版权所有 浙ICP备09009915号
Copyright 2008 Zhejiang Province of East China Mine Equipment Co., Ltd. Auto Parts All Right Reserved
客户服务中心热线:+86-577-8715788